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3656333.com > 正文内容

沙特伊朗断交恐影响叙利亚和平进程

发布日期:2019-08-06 12:3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 

  1月4日,伊朗妇女参加在首都德黑兰举行集会,抗议沙特司法机关处决知名什叶派教士奈米尔。艾哈迈德·哈拉比萨斯/摄(新华社发)

  新年伊始,中东乱局没有迎来希望的曙光,反而随着中东地区两个大国沙特与伊朗的断交而更趋复杂化。

  1月2日,沙特司法机关以斩首的形式处决了47名犯有罪行的囚犯,其中最为知名的是沙特什叶派教士奈米尔。沙特此举一出,以什叶派穆斯林为主的伊朗立即掀起激烈的抗议浪潮。2日晚,示威者冲击了沙特驻伊朗大使馆,打砸使馆门窗并纵火焚烧了使馆部分楼体。3日,沙特外交大臣朱拜尔宣布沙特与伊朗断绝外交关系。

  奈米尔是何许人?他被处死为何引起如此轩然大波?奈米尔出生在沙特,曾在伊朗学习伊斯兰教近10年。在“阿拉伯之春”浪潮之中,奈米尔是在沙特发生的零星抗议示威活动的核心人物,多有发表与沙特王室作对的言论。2012年,这位身在沙特的什叶派宗教领袖被捕。

  在长期观察中东局势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中东研究室主任唐志超看来,沙特与伊朗之间的事态发展到眼下这种境地“并不出人意外”。“事实上,事情发生的信号早已发出。在过去一年中,美国等西方国家和联合国等国际组织,已经多次警告沙特不要处决奈米尔。”唐志超说。这种警告,一是从人道主义角度出发,二是考虑到,在中东冲突频发的时期处决一位什叶派宗教领袖,只会让中东局势再度横生枝节。

  “但是,沙特依然处决了奈米尔。”唐志超说,沙特执意这样做,出于对“内部威胁”的担心。这种威胁既来自教派冲突,又来自经济和安全方面的压力。

  在教派冲突方面,作为逊尼派为主的穆斯林国家,沙特十分担心伊朗利用什叶派的纽带,让什叶派在沙特国内的影响扩大。此外,由于近一年多来油价持续下跌,沙特作为主要产油国在经济上感受到不小的压力。在安全局势方面,邻国也门正陷入一场见不到尽头的战争之中,沙特还加入了打击“伊斯兰国”的多国“反恐联盟”之中。

  “对沙特而言,现在可以说处于一个关键时期。在安全、经济、教派和民族矛盾都在激化的情况下,沙特认为,如果现在它不采取一些行动,将一些势头压制下去,有可能导致自己国内‘院内起火’。”唐志超说。

  纽约大学全球事务中心世界政策研究所教授阿龙·本-梅厄在接受美国福克斯电视台采访时也曾表示:“处决事件只不过是引爆沙特与伊朗之间积怨的一个导火索。”

  在过去30多年间,沙特和伊朗一直都是“宿敌”,冲击使馆与断交这样的举动,在两国外交史上也不是第一次发生。

  自从1979年伊朗爆发伊斯兰革命后,逊尼派大国沙特担心伊朗会向周边国家输出什叶派革命思想,进而扩大自身影响,两国关系趋于紧张。1987年,275名伊朗人在沙特麦加朝觐时丧生于冲突之中。随即,伊朗民众走上街头抗议,冲击沙特大使馆,并火烧科威特大使馆,一名沙特外交官丧生。1988年4月,沙特国王法赫德·本·阿卜杜勒-阿齐兹宣布断绝与伊朗的外交关系。虽然1991年3月沙特恢复了与伊朗的外交关系,但两国关系依然紧张。

  沙特与伊朗两国此番再次“割袍断义”,引起了一系列连锁反应。巴林和非洲逊尼派为主的国家苏丹“选边站”站在了沙特一边,相继宣布与伊朗断交;阿联酋宣布与伊朗的外交关系降级。这是为什么?

  唐志超分析说:“巴林国内也面临着什叶派的问题,且一直依靠沙特对其保护;苏丹则希望从沙特获得经济支持;阿联酋作为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国家,当老大‘沙特’遇到困难时挺身而出表示支持,也是很正常的。”他认为,这种“选边站”的连锁效应,主要只会局限在海湾国家范围之内,不会过度扩大。

  在唐志超看来,在此次事件中,与以往最不一样的地方在于美国和西方的表现。事件发生后,美、英等国很快对沙特的举动表示失望与关切。

  “在以往沙特与伊朗的冲突中,美国都是站在沙特一边的,而这一次,美国却就奈米尔被处决一事对沙特提出了指责。”唐志超说。美国可能对沙特不听劝告的做法深表不满。“事前,包括美国国务卿克里、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内的很多人,都对沙特做了很多工作,警告沙特,在这个冲突频发的敏感时刻处死一个宗教领袖,很容易造成地区更大的麻烦”。

  美国白宫新闻秘书乔西1月4日表示:“这件事情是我们事先就向沙特提出过的一个问题。如今,处决行为导致了此前我们所担心的后果。”

  美国此次没有支持沙特,还与伊朗外长扎里夫打电话进行了沟通,希望双方保持克制。据沙特通讯社报道,美国国务卿克里也就此事专门给沙特副王储萨尔曼打过电话。白宫还在新闻简报中提出:“美国不会迫于任何国家的压力而对伊朗实施新的经济制裁。”唐志超认为,“美国现在是想要‘搞平衡’。”

  沙特伊朗交恶事态是否还会继续升级?唐志超认为,沙特和伊朗之间爆发直接战争几乎不可能,而只要两国不爆发直接战争冲突,事态都是可控的。

  只是,西方最担心的是,沙特与伊朗断交,可能对叙利亚、伊拉克、也门等中东战争地区问题的和平解决进程带来不利影响。

  美国《华盛顿邮报》报道说,一些美国官员表示,美国目前最直接的关切是,教派冲突的“火”会不会烧到伊拉克。目前,伊拉克什叶派主导的政府正与其国内的逊尼派武装合作,对抗“伊斯兰国”恐怖组织,这种合作关系最近刚有了一点进展,伊拉克省会城市拉马迪最近刚刚从“伊斯兰国”手中夺回,但这种合作关系显然也是脆弱的。

  在叙利亚,沙特和伊朗分别支持叙利亚的武装和阿萨德政府。唐志超认为,沙特和伊朗的交恶,将进一步加剧叙利亚国内的对立,从而使得和平解决叙利亚问题进程受阻。他说:“沙特与伊朗断交,无疑是往中东地区投入了更多的不确定因素。这也是恐怖组织‘伊斯兰国’乐见的。”

  至于国际油价会不会因此事件受到影响,唐志超认为,因地缘政治因素刺激,国际油价短期内可能短暂上升,但是,因为国际原油市场供过于求的态势在短期内不会扭转,因此,国际油价不会有长时间、大幅度的上升。

  新年伊始,中东乱局没有迎来希望的曙光,反而随着中东地区两个大国沙特与伊朗的断交而更趋复杂化。

  1月2日,沙特司法机关以斩首的形式处决了47名犯有罪行的囚犯,其中最为知名的是沙特什叶派教士奈米尔。沙特此举一出,以什叶派穆斯林为主的伊朗立即掀起激烈的抗议浪潮。2日晚,示威者冲击了沙特驻伊朗大使馆,打砸使馆门窗并纵火焚烧了使馆部分楼体。3日,沙特外交大臣朱拜尔宣布沙特与伊朗断绝外交关系。

  奈米尔是何许人?他被处死为何引起如此轩然大波?奈米尔出生在沙特,曾在伊朗学习伊斯兰教近10年。在“阿拉伯之春”浪潮之中,奈米尔是在沙特发生的零星抗议示威活动的核心人物,多有发表与沙特王室作对的言论。2012年,这位身在沙特的什叶派宗教领袖被捕。

  在长期观察中东局势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中东研究室主任唐志超看来,沙特与伊朗之间的事态发展到眼下这种境地“并不出人意外”。“事实上,事情发生的信号早已发出。在过去一年中,美国等西方国家和联合国等国际组织,已经多次警告沙特不要处决奈米尔。”唐志超说。这种警告,一是从人道主义角度出发,二是考虑到,在中东冲突频发的时期处决一位什叶派宗教领袖,只会让中东局势再度横生枝节。

  “但是,沙特依然处决了奈米尔。”唐志超说,沙特执意这样做,出于对“内部威胁”的担心。这种威胁既来自教派冲突,又来自经济和安全方面的压力。

  在教派冲突方面,作为逊尼派为主的穆斯林国家,沙特十分担心伊朗利用什叶派的纽带,让什叶派在沙特国内的影响扩大。此外,由于近一年多来油价持续下跌,沙特作为主要产油国在经济上感受到不小的压力。在安全局势方面,邻国也门正陷入一场见不到尽头的战争之中,沙特还加入了打击“伊斯兰国”的多国“反恐联盟”之中。

  “对沙特而言,现在可以说处于一个关键时期。在安全、经济、教派和民族矛盾都在激化的情况下,沙特认为,如果现在它不采取一些行动,将一些势头压制下去,有可能导致自己国内‘院内起火’。”唐志超说。

  纽约大学全球事务中心世界政策研究所教授阿龙·本-梅厄在接受美国福克斯电视台采访时也曾表示:“处决事件只不过是引爆沙特与伊朗之间积怨的一个导火索。”

  在过去30多年间,沙特和伊朗一直都是“宿敌”,冲击使馆与断交这样的举动,在两国外交史上也不是第一次发生。

  自从1979年伊朗爆发伊斯兰革命后,逊尼派大国沙特担心伊朗会向周边国家输出什叶派革命思想,进而扩大自身影响,两国关系趋于紧张。1987年,275名伊朗人在沙特麦加朝觐时丧生于冲突之中。随即,伊朗民众走上街头抗议,冲击沙特大使馆,并火烧科威特大使馆,一名沙特外交官丧生。1988年4月,沙特国王法赫德·本·阿卜杜勒-阿齐兹宣布断绝与伊朗的外交关系。虽然1991年3月沙特恢复了与伊朗的外交关系,但两国关系依然紧张。

  沙特与伊朗两国此番再次“割袍断义”,引起了一系列连锁反应。巴林和非洲逊尼派为主的国家苏丹“选边站”站在了沙特一边,相继宣布与伊朗断交;阿联酋宣布与伊朗的外交关系降级。这是为什么?

  唐志超分析说:“巴林国内也面临着什叶派的问题,且一直依靠沙特对其保护;苏丹则希望从沙特获得经济支持;阿联酋作为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国家,当老大‘沙特’遇到困难时挺身而出表示支持,也是很正常的。”他认为,这种“选边站”的连锁效应,主要只会局限在海湾国家范围之内,不会过度扩大。

  在唐志超看来,在此次事件中,与以往最不一样的地方在于美国和西方的表现。事件发生后,美、英等国很快对沙特的举动表示失望与关切。

  “在以往沙特与伊朗的冲突中,美国都是站在沙特一边的,而这一次,美国却就奈米尔被处决一事对沙特提出了指责。”唐志超说。美国可能对沙特不听劝告的做法深表不满。“事前,包括美国国务卿克里、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内的很多人,都对沙特做了很多工作,警告沙特,在这个冲突频发的敏感时刻处死一个宗教领袖,很容易造成地区更大的麻烦”。

  美国白宫新闻秘书乔西1月4日表示:“这件事情是我们事先就向沙特提出过的一个问题。如今,处决行为导致了此前我们所担心的后果。”

  美国此次没有支持沙特,还与伊朗外长扎里夫打电话进行了沟通,希望双方保持克制。据沙特通讯社报道,美国国务卿克里也就此事专门给沙特副王储萨尔曼打过电话。白宫还在新闻简报中提出:“美国不会迫于任何国家的压力而对伊朗实施新的经济制裁。”唐志超认为,“美国现在是想要‘搞平衡’。”

  沙特伊朗交恶事态是否还会继续升级?唐志超认为,沙特和伊朗之间爆发直接战争几乎不可能,而只要两国不爆发直接战争冲突,事态都是可控的。

  只是,西方最担心的是,沙特与伊朗断交,可能对叙利亚、伊拉克、也门等中东战争地区问题的和平解决进程带来不利影响。

  美国《华盛顿邮报》报道说,一些美国官员表示,美国目前最直接的关切是,教派冲突的“火”会不会烧到伊拉克。目前,伊拉克什叶派主导的政府正与其国内的逊尼派武装合作,对抗“伊斯兰国”恐怖组织,这种合作关系最近刚有了一点进展,伊拉克省会城市拉马迪最近刚刚从“伊斯兰国”手中夺回,但这种合作关系显然也是脆弱的。

  在叙利亚,沙特和伊朗分别支持叙利亚的武装和阿萨德政府。唐志超认为,沙特和伊朗的交恶,将进一步加剧叙利亚国内的对立,从而使得和平解决叙利亚问题进程受阻。他说:“沙特与伊朗断交,无疑是往中东地区投入了更多的不确定因素。这也是恐怖组织‘伊斯兰国’乐见的。”

  至于国际油价会不会因此事件受到影响,唐志超认为,因地缘政治因素刺激,国际油价短期内可能短暂上升,但是,因为国际原油市场供过于求的态势在短期内不会扭转,因此,国际油价不会有长时间、大幅度的上升。